小蝌蚪长大了的app

Posted under 未分类 On By admin666

徐铉的攻击杂乱无章,就连我也是找了好一会儿才稍微清楚了一些其中的脉络。

那边的本源人就有些难受了,他的实力应该是三个本源人里面最弱的,他完全搞不清楚徐铉下一次出剑的方向和时机,只能临时抱佛脚,不一会儿他的肩膀,双腿,以及脸颊上都留下了徐铉的剑痕。

好在那个本源人的基本功很扎实,在中剑的瞬间可以利用自身的反应将受伤降到最低程度,所以到目前位置,他受的还都是轻伤而已。

很快,徐铉的符箓持续时间又到了,他身体转了一个圈,然后以一个十分轻盈的动作向后退了几步,他落地之后看着源橙笑了笑说:“这一套剑诀又如何?”

源橙抹了一下自己脸上伤口的血,然后看着徐铉说道:“徐圣尊好神通,不过你单靠这些符箓是赢不了我的。”

说话的时候,源橙手中符印长棍上又一个符印亮了一下,接着一道符印形成的锁链就对着徐铉飞了过去。

徐铉原地闪躲了一下,锁链直接“啪”的一声,打在徐铉闪过的地面上,然后直接没入地面之中。

再看徐铉脚下,无数的符印开始裂开,那符印的速度很快,全部向着徐铉蔓延过去。

见状徐铉只是淡淡一笑说:“我道是什么厉害的神通,原来全部都是雕虫小技而已。”

说话的时候,他左手的手指微微抖动了几下,一张金符形成,然后飞快落地,在他脚下形成了一个太极八卦的图案。

而那个太极八卦的图案直接把源橙的所有符印全部给挡在了外围。

看着那些符印被挡下,徐铉笑了笑继续道:“你的符印应该是一种可以强束缚类的符印吧,看样子,你是想要活捉我,只可惜你的算盘打空了。”

盛夏magic的甜蜜

徐铉的符箓我认得,是太极符,防御和进攻集于一身的道家至上符箓,当然我是画不出来的。

随着太极八卦的转动,徐铉没有再画符,而是从贴身的口袋里取出一张黄符来。

那黄符看似普通,可在徐铉捏在手中后,一股浑然天成的威势就从符箓中迸发出来。

我这边都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。

本源世界的那些人则是全部退后了几步。

源橙见状想要抽掉徐铉周围的符印,可好像有些来不及了。

徐铉将手中的符箓往空中一抛说道:“圣符,束魂符!”

最简单的束魂符?

就算是最简单的束魂符,能画到圣符的境地,也是不容小觑的。

低阶的束魂符只对魂魄管用,可高阶一点的就不一样了,哪怕是活人的魂魄,也照样可以给你束缚起来,更别说徐铉这张圣符了。

那可是位于金阶仙符之上的至上符箓。

随着徐铉符箓扔出去,那符箓瞬间化为透明的火焰,对着源橙扑了过去。

速度之快,就算是我,恐怕也难以躲避,只能硬抗下来。

源橙中招已经是铁板上钉钉的事儿了。

随着源橙被那一圈透明火焰给困住,他的全身上下迅速僵硬了起来,不一会儿他就“啪”的一声摔在了地上。

徐铉缓缓走过去,将源橙的符印棍子捡了起来,然后再将其放入了自己的空间存储袋中。

源橙的两个同伴已经看呆了,完全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。

徐铉则是慢慢地说了一句:“你们说话算话吧,我赢了,他就交给我们随意处置?”

对面领头的本源人半晌没有答话。

他大概没想到自己的这个三弟输的如此之快,而且还是这样的方式输掉的。

徐铉见对面不吭声,就对着我说:“老李,借用一下你的生死门,先把这玩意关起来。”

我点了点头,右手一挥生死门出现,然后便把源橙给吸了进去。

剩下的两个本源人本来想要阻止,可徐铉再次抬手捏出两张黄符来,两个人便吓的又缩了回去。

看着退后的两个本源人,徐铉就笑了笑说:“怎么,你们也要来试试老子的圣符吗?”

我忍不住笑了笑说:“老徐,你真是越来越嚣张了!”

徐铉也是笑道:“我圣符都掏出来了,还不能嚣张下了,试问当今天下,不说盘古世界,就算是本源世界,又有谁能画出圣符来,而且还能一下拿出这么多的。”

我想了一下就说:“只你一人。”

徐铉站直了身体,然后对着另外两个本源人说:“你们说说看,以老子的这一身本事,在你们本源世界,有没有嚣张的资本。”

两个人瞬间不吭声了。

答案,显而易见,以徐铉这一身符箓神通的本事,去了本源世界,现在只要不遇到本源神,基本可以横着走了。

如果我不用黑暗元心力量的话,我恐怕都要输徐铉一筹。

此时的徐铉,已经比王俊辉要厉害一些了。

本源人领头的沉默了一会儿,就往前迈了一步:“对赌继续,咱们继续一对一,这一次让我的二弟上。”

被其称为二弟的人,愣了一下,然后有些迷茫地看向自己的大哥,显然有点不想和徐铉交手。

领头的本源人拍了拍自己二弟的肩膀说:“拖住他。”

那人沉默了一下,然后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。

看着他点头,我便笑了笑说:“有一个送死的。”

徐铉则是对我说道,最后一个交给你了,现在已经是二对二了,就别一个一个来了。

我说了一句:“好!”

领头的本源人看了看我就说:“遇到你们两个也是我们三个倒霉,不过就算你在这里打败我们三个,也无济于事,因为我们只是这次行动中的小丑而已,我们并不是主事……”

不等他继续说下去,老二就打断他道:“大哥,莫要再说下去,小心命理的反噬,再说下去,你就要没命了。”

领头的本源人这才闭嘴,然后老二看了看徐铉说:“你身上那么多的圣符,我兄弟三人也不是你的对手,不过能够和你这样的符箓师交手,也是我们的荣幸,接下来我不会留手,我会用出我毕生所学来向你讨教。”

徐铉笑了笑说:“你们的符箓术虽然不怎么高明,可你们身上的符印倒是有很高的参考价值,所以你的讨教,我接下了。”

xiazaitxt